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继绳的博客

要“人”,不要“民”!

 
 
 

日志

 
 

平等和效率的适度选择  

2009-08-03 14:5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杨继绳网易博客、本文链接及本声明;

本文地址:http://yangjishengbk.blog.163.com/blog/static/12180826520097325833148/


平等和效率的适度选择

――二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在“市场经济”前面冠以“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此有种种不同的解释。

有的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国家搞的市场经济。这是同义反复,等于没有解释。

有的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宏观调控下的市场经济,这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现代社会的市场经济,已经不是昔日那种放任息由的市场经济了。为了补偿市场无能为力之处,矫正市场本身缺陷。今天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有国家的宏观调控,都有改府的干预。宏观调控不是社会主义的“专利”。

有人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有计划的市场经济。现代的市场经济已经不是昔日那种盲目发展的经济。社会化大生产越来越要求严密的计划。当然,这也是在矫正市场的“事后调节”和盲目性的缺陷中逐步形成的做法。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经济计划是一切社会经济活动的属性。计划,也不是社会主义的“专利”。

还有人说,在市场经济前面加“社会主义”四个字,是与我国的特定的国情和特定的发展阶段相联系。加上“社会主义”四个字,便于多数人接受,能“祛除误会”,“防止曲解”。这里把“社会主义”当作一种争取群众的策略,或者作为抵御“搞资本主义”诘难的“挡箭牌”,而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涵和外延没有作任何界定。显然,这个解释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我认为,用平等和效率的适度选择来解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比较有说服务力。

今日世界,不管是哪个国家,有一个最基本、最普遍的选择,一直困扰着千百万个精明的政治家和睿智的学者,这就是对平等和效率的选择。

有人认为,平等和效率是“熊掌”和“鱼”,二者不可兼得。要想得到效率,就得牺牲一部分平等;要想保持平等,就要牺牲一部分效率。这种看法虽然有一定偏颇之处,但是,在不少方面,这两个目标的确是有冲突的。平等,就意味着收入差别不能过大,要求更多的按人头分配的社会福利,不能因财产的差别造成人们地位的过大差别。把人从商品货单上解放出来,不致于成为货币的奴隶;让匐匍在财富阶梯的人们站立起来,没有富人和穷人的尊卑。但是,根据这种平等观念所制定的规则往往和高效率的市场机制相悖。市场是一部使财富向高效率处转移的加速器。如果让这个加速器无限制地运转,则富者越来越富,贫者越来越贫。市场经济会把金钱当作衡量一切的尺度,把追求最大利润作为一切行为的动力。这样,社会就可能变成一架靠金钱推动的冷酷的机器,金钱可能变成统治世界的“暴君”。

社会主义的概念很复杂,但其最终的目标就是社会公正,社会平等。社会主义可以对市场经济所造成的不公平实行必要的限制。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既有效地利用市场经济效率高的一面,又防止金钱成为统治世界的“暴君”,使社会保持适度的平等。

二战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吸收了一些社会主义的东西。如社会福利保障、对低收入者的救济、个人收入累进所得税、高额遗产税、发挥工会的作用等。这些社会主义的措施,在缓和市场经济造成的社会矛盾主面,起了重要作用,但是,西方国家毕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他们引进了只不过是某些社会主义因素,而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

在社会主义国家搞市场经济,为了防止不平等,除了采用累进所得税、遗产税、社会保障等通常措施外,还有两项最为根本的措施,即以公有制为主体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经济上的两极分化主要是通过生产资料的占有而造成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就基本上防止了少数人凭借他所占有巨额的生产资料来占有他人的剩余劳动,从而堵住了两极分化的主要根源。为了保持市场经济的活力,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允许非公有经济的存以和发展。多种经济成份同时存在,共同竞争。坚持按劳分配就可以防止收入过分悬殊。但是,纯粹的按劳分配,又会排斥生产要素进入市场,从而防碍市场效率的发挥。所以,我们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同时允许按照生产要素和经营风险等进行分配。我们灵活把握所有制和分配这两个方面,既是对市场不平等趋势的制约,其程度的掌握,又是使平等和效率适度平衡的天平。

然而,平等和效率这架天平的平衡点不是固定不变的。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下,这个平衡点是不同的。在有些情况下,需要突出效率,让社会“忍受”一些不平等;在另一些情况下,要适当牺牲效率,多注重一些平等。像我们这样生力落后的国家,效率是首要问题,因而应当让市场更充分地发挥作用。

但是,平等和效率这架天平是不能无限度地倾斜的。这架天平的珐玛在适当的时候要作出适当的调整。过度的不平等会挫伤人们的积极性,甚至影响社会稳定,社会不稳定就无从谈效率。而保证社会平等的过激政策,不仅损失效率,而且造成严重的不平等。一个完全排斥市场机制的国家,实行高度集中的指令性经济,所有人都仰丈权力分配工作、分配食品、分配一切一切。人们虽然不会成为金钱的奴隶,却沦为权力奴隶。总之,在平等和效率这架天平的两端都有奴役人们的“暴君”――一端是金钱“暴君”,一端是权力“暴君”。所以,这架天平需要平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一架平衡的天平,它把两个“暴君”都排除在外。既有足够的效率,又有适度的平等。

(《经济参考报》1992年10月8日)

这篇文章发表的第二天,新华社社长郭超人说,这篇文章中的“平等”应当改为“公平”。我回答说:这里说的就是平等(Qquality),不是说的公平。因为公平包括公正(Justice)和平等两个方面。而公正(Justice)是任何社会的最高价值,是不能放在天平上进行选择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