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继绳的博客

要“人”,不要“民”!

 
 
 

日志

 
 

观莫斯科名人墓地  

2009-08-01 21:1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杨继绳网易博客、本文链接及本声明;

本文地址:http://yangjishengbk.blog.163.com/blog/static/12180826520097191252452/

 

公元一九九三年八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在断断续续的细雨中,我们来到莫斯斯科“新处女公墓”。

说这里是一片墓地,不如说它是一座名人雕像博物馆。每一座墓碑都是一座表现逝者生前特点的巨型塑像。例如,一位著名的心脏病医生的墓碑是,在他慈祥而富有学者风度的头像前,一双有力的大手捧着一颗红心。而飞机设计师伊柳辛的墓碑旁则有银灰色的铝合金抽象雕塑,显出飞机即将升空的神韵。俄罗斯真不愧为崇尚艺术的民族,在死亡之园里也绽开艺术之花。

在这里安葬的有很多是我青少年时代 十分景仰的人物:卓娅和舒拉,奥斯特洛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站在他们的墓前,我仿佛回到了思想单纯且信仰虔诚的五六十代,禁不住思潮翻滚,但又有有别样的情绪在心头萦绕。

在奥斯特洛夫斯基墓前,不知谁送的一束小花。小雨后显得凋零,花瓣和泥水混在一起。我凝望着他的雕像:瘦削,坚毅,沉思,情不自禁的默诵着他的一段名句:

“人最定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是这样渡过的:当我们回首往事时不因虑度年华则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终时他就能毫不惭愧地对自己说:我已经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最壮丽的事业――人类解放事业。”

我已过天命之年,不应该有热血青年的激动。但是,当我背诵这段话时,还感到一股热血涌上心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能背育的警句。五六十年代,这句话奠定了千百万青年的人生观。

“人类的解放事业”――当时我们们心目中是多么辉煌的字眼!它曾使多少青年壮怀激烈!它曾使多少青年赴汤蹈火!

然而,奥氏播下的“龙种”常被后人变成“跳蚤”。“解放全人类”的本来意思是,使所有贫穷的人富裕,使所有受压迫的人自由。但是,世界上总是出现一些自命的“人类的解放者”,他们不仅没有给人类以富裕和自由,却给予了贫因和奴役。类似苏联古拉格群岛和悲剧,常常是在“解放全人类”的口与下造成的。

“奥斯特洛夫基同志,对您身后发生的种种不幸事情有何感想?”我默默地向他发问。

他却凝视远方,静静地沉思。

马雅可夫斯基的雕像充分表现了他的诗人气质:豪放,潇洒。伫立在他的墓前,我耳边似乎回响了的诗句:

“一切都是公有的――除了牙刷。”1958年作为中学生的我曾经朗诵过。

“向左!向左”在“文革”中我曾听到过激昂慷慨的朗诵。

这是“龙种”被后人变成了“跳蚤”,还是早先把“跳蚤”错当成了“龙种”?

我惶惑。

大概赫鲁晓夫早就感到了这种种惶惑。他在惶惑中鲁莽地向惶惑的历史开战,一时石破天惊。人们对他的行为毁誉参半。我在陵园的一角找到赫氏的墓地。在他的头像两侧拼着两块黑白分明的大理石。头像充分显现出他那固执而带有叛逆的性格。两块黑白分明的大理石据说是表现他的功过参半。

在赫氏墓前有两个特别精致花圈和一个小巧的花篮。

秋雨并没使鲜花凋零。

(《现代人报》1993年12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