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继绳的博客

要“人”,不要“民”!

 
 
 

日志

 
 

“经济人假设”和“经济人”现实  

2009-07-24 12:2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论者一再批判经济学中的“经济人假设”,并认为这是新自由主义的一条罪状。例如,一位中国当代经济学界地位很高的老经济学家在批评西方经济学时第一条就批“经济人假设”。还有一位很有名气的戏剧家认为,当前这么多社会问题就是“经济人假设”造成的。对这一类说法我持保留态度。

在这里,我不得不谈一下科学研究中的假设。假设,是科学研究中一种常用的方法,是抽象出研究对象最本质的部分而暂时舍弃其它特征,而后再通过其它方法来修正这些舍弃所带来的误差。假设这种研究方法在社会科学研究和在自然科学研究中经常采用。学过热力学的人会知道“理想气体”的假设。所谓“理想气体”,就是假定气体的每一个分子都是不可压缩、没有粘滞的刚性小球。而实际的气体分子是可以压缩的、是有粘滞的。现实没有“理想气体”,没有一个人生活在“理想气体”之中。然而,如果没有“理想气体”这一假设,就无法认识气体的温度、压力和体积之间的相互关系,就不能推导出了“气体三定律”。没有“气体三定律”的基础,就发现不了其它热力学定律,就没有现代的汽车、轮船和飞机,在家没有冷暖空调,出行没有气象预报。

在经济学研究中,假定任何个人和集团在给定的条件下,总是理性地追求利益最大化。这就是“经济人假设”。这一假设只是经济学的一种研究方法,并不是社会伦理的一种论断。它是按照经济学研究的需要,对人的行为的一种简化。通过这种简化,推导出一系列的经济学规律。大家都公认的价值规律也是在“经济人假设”的基础上推导出来的。和其它学科一样,经济学也是自洽的,它会从其它方面给在研究中舍弃的其它方面作补充。“经济人假设”只用于学术研究的过程之中,不能用于社会实践,绝不是改革的指导思想,更不是提倡大家都当没有血性、没有同情、没有礼让、只追求个人和集团利益的经济动物。有一些人认为,经济体制改革就是鼓励人做“经济人”,这是天大的误解。

1993年初,当时把市场经济作为改革的目标确立不久,我发表了《发展市场经济防止拜金主义》的文章(《经济参考报》1993年3月23日一版头条),其中谈到“经济人”问题:

市场道德并不要求进入市场的人毫不利己,而是要求在利人的前提下利己,通过利人来实现利己,绝不能用损人的手段来达到利己的目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个“道”就是以等价交换为基础的市场道德。也就是说,我付出了多少,就只能向对方索取多少;我得到了对方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索取过多和付出过少都是不应当的。既然市场道德以等价交换为基础,斤斤计较物质利益不是市场道德所允许的吗?对金钱的追求不也是合理的吗?是的,在市场道德这个层面上,这些都是应有之义。然而,这些是以“经济人”假设推导出来的市场道德。实际上,大家都是“社会人”。因此,必须有一种比市场道德层次更高的道德约束,这就是社会道德。市场道德,仅仅是调整、控制市场交换行为,保证市场经济正常运行。而调整、控制人们的社会行为,维持社会秩序,还需要社会道德。社会道德可以对市场经济的消极方面起制约作用。

尽管我们承认经济活动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基础,但是,经济活动不能代替一切社会活动,国民生产总值不是评价社会的唯一指标,经济原则也不是维系社会的唯一原则。不能把社会上的一切都换算成美元,英镑,人民币。很多东西的价值是用金钱无法标明的。“经济人”假设是经济学家研究经济学的一种方法,不能广泛地推行于现实社会。

我的上述看法,是当时多数人的共识。1992-1993年间,我采访了很多主张搞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家,在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提倡让“社会人”变成“经济人”。

然而,当今社会的确有不少“经济人”。现实社会的这些“经济人”唯利是图,为追求自己的利益而肆无忌惮;他们贪得无厌,不断地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这些“经济人”危害社会、腐蚀社会。显然,这种情况的出现不是经济学上的“经济人假设”的罪过。那么,问题出在哪里?我认为,关键在于,在经济改革的年代,我们一直把经济发展当作最高的、甚至唯一的目标,而忽视了社会目标。没想到在经济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也没有想到要搞好经济体制改革,除了要按经济规律办事以外,还要遵照其它规律。这种倾向可用“经济主义”这个词儿来概括。这个问题在学术界的表现就是在很长时间内只有经济学一枝独秀,其它学科没有参与到经济改革的设计之中。对此,我曾在《显学的危机》(载《天津社会科学》1997年第5期)一文中写道:

近二十年来,经济学替代了其它学科,成为包打天下的万能科学:用经济学原理来设计社会,用经济学原理来观察国际关系,甚至用经济学原理设计人生道路,把人生的种种选择归结于对功利的权衡。在今天,经济学几乎涵盖了一切领域,它几乎左右着各行各业的方向,支配着千百万人的行为。工厂、商店、医院、学校、文艺团体,都在谈论着“按经济规律办事”。经济规律代替了其它规律。教育界为创收,可以出卖文凭;科研单位为讲经济效益,重视“短平快”项目,轻视基础研究;医院为了增加收入,不顾病人的需要乱开贵重药方;出版社为了尊重经济规律也得自负盈亏,不得不出卖书号;报纸为了经济效益,大搞有偿新闻。

这些都不是经济学的过错。过错在于人们把经济学看得太万能了。在于人们把经济规律用于不应当通行的领域。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是把中国建成经济社会,更不是把“社会人”都变成“经济人”,当然也不会用经济学来代替其它科学。经济体制改革是一项综合性社会改革,不是经济学一个学科所能胜任的历史任务。只有综合运用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学、法学、哲学等多学科的知识,才能做好这项伟大的社会工程。但是,开始参与这项社会改革的几乎只有经济学家。

现实中“经济人”的出现当然不只是学术上的偏差,也不只仅仅是“经济主义”的问题,还有制度层面的原因。在经济市场化的同时,公共权力还保持着高度垄断、高度封闭的状态。不受制衡的公共权力进入了市场。那些执行公务的官员本应以执行社会职责为最高责任,却放弃了社会责任,用公权来换取私利。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政府权力不断扩张,官员权力越来越大,官员的贪污腐败日益严重。从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最高检察院的报告中可以看出,被查处的贪官越来越多,贪污受贿的数额越来越大。据有关专家估计,被查处的贪官仅占贪官总数的5-20%,大部分贪官不仅逍遥法外,还继续掌权,继续贪污腐败。官员贪婪的示范效应冲垮了全民的道德体系,官场腐败的臭气污染了整个社会。首先是有些官员成了“经济人”进而成了犯罪分子,然后才有社会上的“经济人”。而大批官员成为“经济人”进而成为犯罪分子,是不良的政治体制造成的。

2009年1月10日(《中国改革》第二期稿)

  评论这张
 
阅读(94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